新闻

news

重磅!财政部考虑上收设立政府投资基金权限

2019-10-18 17:45:08

近日财政部一份答复函受到业内人士关注。财政部在其网站发布《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1891号(财税金融类168号)提案答复的函》(以下简称《答复函》),公开了财政部答复全国政协委员张劲提出的《关于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,更好发挥引导作用的提案》的具体内容,并表示将“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,严控基金的设立。

 

自2000年以来,政府投资基金受到各地普遍重视,迅速发展壮大,其以少量财政资金撬动大规模的社会资本参与产业投资,为优化产业结构、推动产业转型升级,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 

但与此同时,政府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需求脱节的问题日益凸显,部分政府投资基金在落地见效上面临着社会资本参与度偏低、市场化运作程度不高、绩效评价机制不健全等突出问题,亟待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予以解决。

 

业内人士认为,财政部的公开表态,为解决政府投资基金“募不进来,投不出去”的问题释放出积极信号。

 

“募不进来,投不出去”的两难困境

 

近几年,在经济增长放缓、中外贸易摩擦加剧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的背景下,各级政府设立投资基金的热情非常高,政府投资基金呈井喷式增长。

 

据清科私募通统计的数据显示,2002年到2006年,我国设立政府投资基金仅有6只,基金规模35亿元。截至2018年底,全国共有2065只政府投资基金,目标规模已达12。27万亿元。但同时,年度新设立基金数也出现了下滑态势,2016年全国共设立政府投资基金572只,为历年最高点,其后数量开始下降,2017年下降为284只,2018年为246只。

 

分析认为,政府投资基金逐年“降温”,其背后折射出的是基金实际运作的困境和矛盾,基金在落地见效上还面临一系列突出问题,必须引起高度重视。

 

前述《关于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,更好发挥引导作用的提案》认为,政府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需求频频脱节,部分基金深陷“募不进来,投不出去”的两难困境。一是项目资源与基金规模不匹配,基金结存现象严重;二是政策性与市场化两个目标难以平衡;三是基金同质化、碎片化现象突出,未形成政策合力。

 

“募不进来,投不出去”的困境在近年来表现尤其明显。

 

首先是“募不进来”。业内人士表示,政府基金在每个政府投资基金所占比例一般为20%—30%,剩余部分需通过吸收社会资本参与。然而,政府投资基金因具有明显的政策引导特点,因此在投资项目、投资区域都有限制。在社会资本看来,这会从一定程度上影响收益,因此参与意愿并不强。

 

国家审计署2016年度工作报告指出,审计署2016年抽查的16个省设立政府投资基金235只,实际到位资金中引入社会资本仅占15%。

 

有的政府投资基金只重点投资辖区内项目。有业内人士担心,在狭窄的范围和地域投入大体量的资金,必然存在目标重复、投资两极分化等问题。

 

另一方面是“投不出去”。就全国范围看,政府投资基金落地难、见效慢问题较为突出。清科私募通统计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从2008年开始累计投资的基金数为882只,累计投资项目727个,57%的基金还没有开展项目投资。

 

政府投资基金的核心是引导和扶持。有观点认为,对多数基金而言,政府投资基金具有政策导向与参股基金的收益导向具有天然抵触。前者更注重资金安全,后者则追求利益最大化,这对基金的运作效率、收益及风控等均有不利影响。

 

或将推动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

 

针对“募不进来,投不出去”的两难困境,前述《关于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,更好发挥引导作用的提案》建议,一是加快建立政府投资基金的统筹协调机制,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;二是避免政府投资基金“撒胡椒面”,集中资源强化协同,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;三是政府投资基金要构建基于长期目标的考核体系,评价指标应兼顾政策效益和经济效益。

 

针对以上建议,财政部在近日公开的《答复函》中逐一做出回应。

 

“关于加快建立统筹协调机制,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问题”方面,财政部在《答复函》中指出,明确要求各级财政部门综合考虑政策目标、总体资金需求、财政承受能力等因素从严控制基金数量,对已设立的基金进行清理,防止交叉重复。

 

财政部表示,将在修订《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》时认真考虑,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,严控基金的设立,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,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。

 

“关于避免‘撒胡椒面’,集中资源强化协同,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问题”方面,财政部在《答复函》中指出,下一步将推动各级政府投资基金加强统筹合作,发挥政策引导作用,扶优扶强,推动产业链协同发展,优化产业布局,强化产业聚焦,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。

 

“关于构建基于长期目标的考核体系问题”方面,财政部在《答复函》中指出,下一步将认真贯彻落实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》文件精神,结合研究成果对相关制度进行健全完善,建立符合政府投资基金特点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,兼顾政策目标与经济效益,实施基金全过程绩效管理,加强绩效评价结果的运用。

 

业内人士认为,财政部的表态释放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政策调整的信号,政府投资基金的作用在于整合社会资源实现政策目标,未来有可能推动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,进一步发挥政府投资基金的战略引领作用。

 

文章综合自:财政部官网、广州日报客户端


 
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甘肃快3 甘肃快三 江苏福彩